艺术地图,
资讯正文

永恒的诱惑——读孙剑的山水画艺术

初读孙剑的山水画作,吸引我的是他的作品中所呈现出的大西北所具有的质朴而厚实的乡土气息。孙剑61年出生于甘肃天水,他多年生活和工作有西北,几年“下海”的经历走南闯北,更使他对西部风情的感受衷得西部,是一片仍然贫荒但却壮美的土地。茫茫的沙漠戈壁和叠绵起伏的山峰包孕着无比而永恒的神秘与力量。《山海经》的传话中集结着远古先民对西部的许多幻想,古丝绸之路的驼铃声中曾激荡过西部的繁荣与辉煌,“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大漠孤烟,长河落日,驿站烽火,曾引发出多少诗人对古边塞的吟唱。西部的土地上,叠压着不同历史内涵的文化层、彩陶文化、青铜文化、汉唐文化、宗教文化。悠久的中原文化和独特的民族文化经历了千百年的相互交融影响,形成了具有强烈的西部地域特色的中华文化。

西部所特有的地域风俗与民族性格历来是培养艺术家灵感与艺术风格的肥沃土壤。

孙剑,就是一位在这片土壤中成长着的画家。新鲜而独特。他在略带几份苦涩的笔意中表达着自己的精神家园。

中国山水艺术,在五代北宋进,已发展为“两路”:一路是经荆浩,关同为首的“北方山水”,一路是以董源、巨然为代表的“南方山水”。“北方山水”相比于淡墨轻岚。温雅秀丽的“南方山水”则以其博大雄宏的北美之风独具特色。然而面南荣经降文化中心的南移,以江淅地区为中心的文人画传统得以蓬勃发展并为南北画家所追崇赴尘。中国西部也从此沉睡起来,得益于西部自然风情滋育的艺术家,更是寥寥无几。直到本世纪60年代,“长安画派”的掘起成为西部艺术的一支劲旅。80年代,有一度在西北信天游的古旧的吟唱中,黄土地和红高粱都成为新时代综合情结的标准语汇,感伤主义,反思倾向和寻根地都在这个理念下明确集合。沉寂多年的“北方山水”也因此重振雄风,一时在全国范围内属此风格的画家辈出,但主要画家群集中在东北和西北地区,他们以各自不同的表达方式重新挖掘着深厚的地域文化。

然而,每一个中国画家脚下的成功之路是艰辛的,在现代艺术观念的转换中,一方面背负着伟大而庞杂的艺术传统,一方面又能要在他所栖身的现实世界里避开已有过的成功的表达方式,重新寻找和构建自己的精神指向与语言程式。

孙剑也正是在这一点上做着努力,自88年开始学习中国画起,便勤奋而踏实地研习着传统。他自己说:“在中国古代的画家里。我祟尚元四家,清人龚贤和近代吴昌硕等大字师的作品”,对这些大师的作品他一一临习,不计其数。又在工作之余读完了三年的中国书画函授大学。96处去中央美术学院国画在深造一年,在山水画上得益于贾又福张立辰等老师的传教,花鸟画受郭怡综,张立辰老师的指点。这一年他收获很大,对他在绘画创作的思路与笔墨技法上有了很大的拓展与提高。短短几年之中,他的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美术大展,并被收藏或获奖甚丰。

近年来,他力求“画我自己”。虽然他在笔墨技法上仍有着较多的借用,但性情的抒发是自由的。个性化的语言需要画家一生的经营与创造,是否拥有独立不倚的眼光从现实世界里提纯一种属于自己的令人不断回味的精神结晶是尤为重要的。孙剑的山水画儿无疑同属“北方山水”的语系中。而作为“北方山水”,不管是抽象形式,还是具有象征意味的写实风格,一个共同的特点是追求画面的博大的精神含量。

如黄韶华的“黄河魂”系列,贾又福的“太行大岳”,都是在这种精神含量上震撼人心。

欣赏孙剑以西部黄土高原为背景的画作,具有一种扑面而来的浓郁的田园息,细细品味,则发现其多层次的点线皴积所体现出的厚实质朴,略带暖意的色彩铺陈所洋溢的那种壮美和丰殷,均与我们对于西部黄土高原的直觉印象不甚吻合。相对于厚实,西部更多是贫脊苍白;相对于质朴,西部更多是荒凉冷漠;相对于壮美,西部更多的是苍茫辽远;相对丰殷,西部更多的是“风萧萧而易水寒”的瘦弱。然而,那山、那树、那草、那弯曲的小路、那一片片沟坎相连的无山坡地,确实是西部风光的构成部件,这就是说,直觉上荒凉的西部并不能替代本质上荒芜的西部,那一棵棵稀疏散见于山间沟畔的草木和铺陈于黄土地中的高粱、向日葵等,显示着生命在干渴中的奋力存,作者只是基于对西部黄土高原“并不荒原”的现实情结投入了审美主体强烈的情感企求。于是,将西部所有的花草树木,绿意色彩集线结于咫尺画幅之内。将这种“情感企求”做了最充分也最含蓄的表白,说到底,那关壮美和丰殷欲以依托的无疑是西部所独具的坚韧和强悍的精神内核。山水画的画面空间与山水形象直接制约着画家的精神容量和精神指向。孙剑在画面构成上变换着古人的“高远”之法,多取其“势”,采用“大”而“满”的构成方式,加大填充着主体精神在画面上的承载。画面中点缀的窑洞、人物、畜禽又着意保持着生活的原汁原味。

孙剑是一位比较多面的画家,他在人物画、花鸟画和书法上都下着功夫,笔意更显奔放豪纵,这都有助于他的山水画创作。

面对当今繁荣的社会,孙剑也有自身的困惑,许多画家对艺术市场的一味迎合使他愤然,过多的社会活动与交往使他颇感疲惫。生存问题是每个画家难免要考虑的事,但一个真正的艺术家的生存状态应该是独特的,执着之外还需品味几多的孤寂。

孙剑要走出自己的路,需不懈努力。

关于艺术地图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公司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020-87381688 2305366233@qq.com 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传媒大厦
广州迅粤艺术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